第1章 规则

“规则是什么?”

讲堂上,在一片肃然气氛中,肃穆老者目光扫过全场学子,重开口问道。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或是不知,或是知而不言,而每一名学子的眼中所闪烁的光芒均不一样,对他们而言,踏上这条路,就代表着一切,象征着一切,甚至是掌控了一切。

此时肃穆老者走到讲堂中央的空地上,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地面,随即他手指慢慢朝着顺时针方向挪移,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痕迹,痕棘接在一起,渐渐画出了一个弧形,紧接着形成了一个不算规则的圆圈。

此时讲堂下方有无数学子轰然叫好,狂热的目光中带有一种仿佛自己独立完成了这一切的自豪感,是的,他们即便现在无法做到,未来的某一天他们也能够如老者这半年画地为牢。

“规则就是一个圆圈,这个圆圈不仅仅用来对付敌人,同时也用来约束自己。”

看着地上的圆圈,听着老者口中的话,不少学子脸上流露出了没之色,自小而生,他们便知道这世界上的规则,规则是什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但这个答案绝不是双向的。

“尊者,南疆火冥道长所掌握的火牢之术,能以众生之火困住一切敌人,可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火牢之术会把他自己给困在里面。”

学子中有人突然发问,引来了一片窃窃私语声,有大胆之人更是哂笑不已,显然对于这名学子的问题乃至于他们从出生以来对所信奉之规则那深以为然的不可置疑。

笑声来的突然,消失的也很快,今天的蟠龙道一共来了三位尊者,除了负责向刚刚通过考验成为释道者的学子们进行入门教学的讲师外,还有另外两名尊者则是全程负手而立,甚至如果你不去刻意注意他们,会觉得他们并不曾存活于这世界上。

但此时那两位尊者的脸上却流露出了一丝负责而又虔诚的表情,显然他们经历过一些事,而这些事足以击阑切事物的本质。

被提问的尊者并没有因为现场的骚动而有任何不满,曾几何时,他也如今天的学子这般发出这样幼稚的提问,但在这条释道者的道路上,他问的少而行动的多,所以他今天站在了这里。

“你们知道这世界上最强的规则是什么吗?”

突然,肃穆尊者提出了一个让所有学子大感兴趣的问题,这一切所有人的眼中均出现了狂热之色,最强,不就是每一个立于这天地间的释道者们都想要成就的无上盛名吗?

然而,最强只有一个,甚至很多时候并不存在这个最强,因为真正能够攀登最强巅峰的人均不会承认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拥有这个最强的称号,即便自己败了,即便生存者就是胜利者,但胜负和存亡永远也不会消亡,永远会有前赴后继的挑战者,那么这个世界上便永远也不会有最强二字。

“学无止境,天下之大,我说自己是天下第一,谁又能承认呢?”

学子中有人再度提问,是啊,即使你是第一,谁又能承认呢,无论武道或者仙道,无论是中天界还是那东西南北疆,又无论是名号或者头衔,都是由认同感而存在的,缺失了这份认同感,这世上便不会有最强。

然而这一次,没有人附和他的话,因为感性的认识是不存在的,特别是在释道者的世界当中,纵使每个人都想要成为最强,想要成就王者姿态,但那是久远之后的事情了,而在当下的这群学子当中,也无一人敢说自己就是天下第一,那么天下第一就当真不存在吗?

繁杂的思绪只在一瞬间,无数双翘首以望的目光热烈的看向了肃穆尊者,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这世界上最强的规则便是没有规则。”

当肃穆老者慢慢说出这句话后,他身旁两位尊者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缕如释重负一般的解脱感,但这个答案却是让在场所有学子都愣住了,显然没人猜到了这个答案。

“没有规则,是说有人已经可以不需要依靠规则本身的力量就能够战胜对手了吗?”

又有学子发话,但他这一番类似“无招胜有招”的回答却并没有让肃穆尊者流露出半点赞许的目光,相反那张如朽木一般的面庞上展现出了更多更扭曲的皱纹。

“你们听说过杀人者吗?”

一个名字或者说一个名号的出现,让现场的气氛变得如尊者一般的肃穆了起来,这个名字又有几人没有听过呢,杀人者留命,曾经是轰动中天界的不世奇才,但他今天如何了,身处哪里,却也早已成为历史,无人可知。

“你们知道杀人者是如何杀人又是如何留命的吗?”

肃穆老者再次提出问题,所有人都在摇头,规则是每一名释道者踏上这条释道之路后所必须要掌握的力量,这种力量源于每个人自身所独有的那份精神意志,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精神意志,也就意味着不同的人所掌握的规则均不相同。

不说那叶的顶峰,就说今天在场的这四百名学子,他们内心所想,他们对于踏上这条路之后的感悟均有不同,甚至于同样的规则也有着独享于个人不同的理解。

这便是道!

“杀人者杀死的并不是敌人,而是自己。”

肃穆老者给出的这个答案让现场所有人再度齐刷刷的愣住了,杀死自己,多么可笑的答案,但是在“杀人者”这个璀璨的名号之下,却无一人笑的出来,即便他们耳中听到的是自杀这两字的意义。

“杀死自己,又如何能够杀死敌人?”

有人怯生生的问道,显然这一刻提问的人已经对自己提出的问题产生的怀疑,甚至于是对自己所掌握所熟知所构想的规则力量产生了质疑。

肃穆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带有一种如现场学子一般同样渴望的力量,是啊,他也不懂,但作为一名尊者,他显然是知道一些东西的,而这些东西尽管不配用来解释杀人者所拥有的规则力量,因为那仅仅是用来给在座各位刚刚成为释道者的学子们打开这光明殿堂的敲门砖。

“杀死自己便是杀人者所掌握的规则,无数次的徘徊于死亡界限,无数次挣扎于生死冥河边缘,杀人者所掌握的便是死亡的规则,若你无法阻止他自杀,若你无法了解死亡的真意,那你的下场便唯有死亡。”

肃穆老者的话后留下了一片惊愕的目光,死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陌生而又熟悉,能够进入这蟠龙道,能够和三位尊者面对面的听着这一番关于规则的感悟,他们大多都经历过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并不足以带他们踏上这条释道者的旅途。

我是法则之主 最新章节 第1章 规则网址:

《我是法则之主》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