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5章

张虚生他们心惊无比!

殊不知,宁北的血脉早已经溢出了!

宁北放下小男孩,负手而立,站在柔软草坪上面,轻声问道:“我奶奶在哪?”

“她无颜再回宁家!”

张虚生不敢把宁北当做晚辈。

张氏一族只看火莲印记!

他们只看重血脉!

此刻,张虚生的答案,显然不能让宁北满意。

张轻舞一句无颜再回宁家,就想让宁北无功而返。

那未免觉得太儿戏!

或许她无颜再见宁沧澜和宁沧殇他们。

可是,张轻舞必须回宁家!

她在张家一天,宁张两家,便永远划不清界限。

在这座张家庄园,已无外人。

除了张家人,就是宁北的人。

同时那辆天子车辇,被魏贤牵着,也缓缓进入庄园中。

车辇内,传来一道威严声音,道:“交出张轻舞,宁张两家,自今日斩断联系,一别永久,各自安好!”

说话的人便是武帝!

武帝在学生宁北身上,倾注了十余年的心血,在背后一手把宁北推入神坛,让宁北以少年之姿,成为我华夏的镇国王!

镇国殿下的威严,不容有损!

华夏之子,不容和世家序列有染!

张虚生面色如常,早就察觉到车辇内的武帝,转身微微弯腰,主动行礼道:“武帝!”

“张家主,武帝令已下,张家人想要抗令吗?”

武主齐修平静看去。

张虚生轻叹一声,道:“轻舞,出来吧,武帝亲临鄢陵,小北接你回家,这件事无法回避。”

淡然一道话语,响彻整个张家庄园。

在庄园最深处,一栋幽静的别墅小院,池塘的凉亭中,坐着一名女子,她就是张轻舞,慵懒的依靠在木椅前,怀中抚摸着一只胖胖的橘猫。

张轻舞幽幽道:“该来的终究是躲不过,叶老邪,你教的好学生!”

“主上有令,你回汴京宁家,少主进入鄢陵池,事后张启星会在华山出世!”

一个全身被黑衣笼罩的男人,声音低沉说道。

他就是影子!

老军主叶凡身边的八部将。

如今,他出现在张家庄园。

张轻舞歪着头,看向影子,玩味轻笑:“自我见过北儿以后,他不是甘居人下的人,叶老邪这样摆布他的人生,当心玩崩盘以后北儿噬师!”

“少主不是这种人!”

影子语气很认真。

张轻舞笑如桃花,转而面色冰冷道:“你回去告诉叶老邪,凡事别越过底线,若我宁家的嫡长孙出了任何意外,我便砸了叶老邪的棋盘!”

影子悄然退走,已经不见踪影。

老辈人不是省油的灯。

宁北这些小辈,更是妖孽辈出。

张轻舞闪身间离开凉亭,抱着她的胖橘猫,出现在庄园的草坪之上,款款走来。

全场无外人。

宁北轻轻开口,道:“奶奶!”

“我回宁家,你入鄢陵池!”

张轻舞抚摸着胖橘猫,淡淡说了一句话,目光轻轻瞥了一眼叶武帝,带有几分嫌弃之色。

她不理叶武帝。

不代表着叶武帝不理她!

叶武帝缓缓走下车辇,道:“故人相见,连句寒暄的话都没吗?”

()

《宁北狂刀》换源阅读
  • 如果不显示,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
  • 或访问此链接https://m.qxxllw.com尝试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