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 收鹰

356收鹰

“铛”这只悲催的鹰正撞到无尘的怀里。

“说你瞎你还不爱听,你要跑,我不拦着你也不至于闭着眼睛乱撞吧。”老鹰通过这一番的交手知道无尘不好惹,本想分散无尘的注意力自己好逃命,哪知被识破了鹰没想到的是无尘的身法快的不可想象。

“小子,杀鹰不过头点地,老子今天认栽。说吧,你怎样才能放过老子。”

“有点儿意思哈,让我放过你,还敢在我面前称老子。这样吧,我还缺少一只坐骑你要是答应做我的坐骑,我就放过你。”

“小子,跟老子这样说话,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让老子给你当坐骑那是做梦都不要想的事儿。”

“好啊,既然你不同意,那咱们就接着打。”无尘说着可就拿出了上古的藤条,不过可不是二合一的藤条,分开了之后将白色的藤条攥在了手中。

“小子,我承认你的身体比金刚还硬,你的身法也不错,可是你拿着一个小破棍子就想对付我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我劝你咱们各走各的,从今往后井水不犯河水。”

“真是想不到你这只鹰不但瞎废话还多,至于我是不是异想天开动过手不就知道了吗?”

“好小子,看来今天不弄个你死我活这事儿是不能善终。这可是你逼老子的,上了黄泉路可不要埋怨老子。”这鹰说完现出了本体,遮天蔽日巨大的翅膀覆盖了方圆万里之地,两只三角儿的鹰眼恶狠狠的从天上看着无尘。两者一对比无尘在他的眼前就跟一只蚂蚁差不多少。

“哎呀,个头是不小,可惜中看不中用。”无尘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特别的高兴,要是能把他收为坐骑,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小子,去死吧。”鹰抬起巨脚从天而下的踩向无尘。

“有点儿意思,换招儿了。”无尘身行向后一撤抬起手中的藤条“啪”这个一藤条正打在他的‘脚背’上。

“我的妈呀,疼死我了。噗通!”巨大的鹰一下子就栽倒了。这一根藤条打到身上,那可是从骨髓里往外的疼,想当年恶魔军团的兄弟们可都领教过这跟藤条的厉害。确切点儿说这白色的藤条就是一根教鞭。

“小子,不动点儿真本事,你还以为老子是吃素的。”鹰从新爬了起来,一转身飞到空中一张口自上而下一团烈火喷了出来。

“哎呀,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打不过改放火了。”无尘身行一转,一步凌空跃起跳到了鹰的背后“啪”这一藤条比刚才更狠,打的鹰一头从半空中栽到地上。

“呸呸”鹰吐出了口中的泥土,晃晃悠悠,哆哆嗦嗦的有些站不稳了。

“啪”又一藤条达到了鹰的身上,再看这只鹰化成了人形躺到地上一动不动,全身出的冷汗就像水洗的一样,过了老半天才缓上来这一口气儿。

“哎呦我的妈呀!可疼死我了。”鹰躺在地上直哼哼就是不起来。

“哎我说,你倒是起来呀!咱们接着打。”

“不起来,我就是不起来,打死老子也不起来,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人家常说死鸭子嘴硬,你这鹰还没死,嘴还倒挺硬。一口一个老子,我告诉你周天之内在我面前称老子的人还没出生,也永远不会出生。”无尘说完举起手中的藤条雨点儿一般的落下“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带着节奏落到了鹰的身上。

“我的妈呀,疼死我了。我求求你可别打了,受不了了,求求你杀了我吧!”这鹰疼的满地打滚。

无尘就像没听到一样手中的藤条雨点儿般的继续落下“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

继续打直到无尘觉得自己的手臂都有些发麻了才停下了手。再看这只鹰嘴里直吐沫子眼睛也翻白了全身上下哆嗦成了一个团儿,连求饶的声音都没了。

无尘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一桶洗澡的水一下就倒到了他的脑袋上。

“咳咳咳小子,你想灌死老子不成。不不,亲爹呀!从今往后你就是我老子还不行吗!求你别打了,要不你杀了我也行。”

这鹰真是被无尘给打怕了,千方百计的想解脱求饶求死。

说实话无尘在心里也非常的佩服这只鹰,恶魔军团的兄弟们哪个不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一藤条下去绝对趴到地上起不来,这只鹰挨了多少藤条无尘自己都记不清了。

“行,不打也行,咱们万事好商量,我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发誓做我的坐骑永远不得背叛。第二我就用这藤条直接打死你,你选吧!”

“我认了你还是打死我吧。”“行,你这扁毛畜生有点儿骨气,我成全你。”无尘说着再次举起了藤条。

“等等等,等一会儿亲爹,你等一会儿行不行?让我想想。”

“行,你想吧,我给你两盏茶的时间只要你发誓做我的坐骑永不背叛,我保证你将来必能修成正果。”

“哎呀,亲爹呀,我发誓还不行吗?我发誓,永远效忠于你,永生永世绝不背叛,心甘情愿的做您的坐骑。”在无尘面前鹰也底下了他那‘高贵’的头发誓效忠。

“好,既然你发誓了,那我就告诉你,现在是我强迫你的,不久的将来你就会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坐骑,我保证定会助你修成正果。”

“爹呀,我什么都听你的,求求你让我先歇一会儿行不行?我这全身的骨头好像都碎了。”

“我怎么觉得你都不像是圣兽,就这小棍子打几下就受不了啦!”

“亲爹呀,你老人家就少骗我了,我就是不懂也知道你这可绝对不是一般的棍子,打到身上,那可是从骨髓里往外疼。我的亲爹呀还有一点,我郑重的向你保证,我绝对是圣兽刚刚破壳而出。”

“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就说一遍你要是记不住,我继续打你。从今往后叫我主人,不许叫什么亲爹,亲爹的。”

“记住了,记住了主人爹,不对,是爹主人,哎,这个是主人主人。我这回真的记住了,是主人是主人。”

“行啦,你在这里应该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跟我走吧。”

“主人,您先稍等一下,爹妈留给我保命的东西我可得带走。”鹰爬了起来满地的找,终于在在一个深坑中拿出来一些破碎的蛋壳儿。

“你都破壳而出了,这东西还有用吗?”

“主人,您不知道在未出壳之前,这是我保命的依仗,出壳之后这是我活命的根本。”鹰说着把这些壳丢到了嘴里‘咔哧咔哧’的嚼了起来起来,一点儿没剩都吃到了肚子里。

“您看到了吗?主人,我现在才算是幻化完整了。”现在站在无尘面前的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除了双眼之中充满戾气和凶光之外,再无任何异常。

“跟在我身边总要有个名字,以后也方便交流,从今往后我就叫你老鹰啦,反正你本来也是鹰。”

“主人,叫什么都无所谓,反正就是一个称呼而已。我跟在主人你身边,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但是您可得管饭。”

“放心,我绝不会让你饿着,你除了羽毛以外还有什么兵器?”

“主人,我这一身羽毛是与生俱来的,除此之外,我还哪有什么兵器。再说了,我也不需要兵器。”

“没有兵器肯定不行,你不能只靠着这一身羽毛,一旦你的羽毛用完了,那你怎么办!即便你的羽毛可以再生,那恐怕也得需要时间。高手对决生死只在于眨眼之间,没有人会给你等待喘息的时间。”

“主人你说的也对,不过我还真不知道我能用什么兵器。您给我点儿时间,让我想一想。”

“不急,你慢慢儿想吧,只要你能想到我就能给你弄来。把这个带上,用神识感知一下,然后滴血认主。”无尘丢给老鹰一枚须弥戒指。

“哎呀主人,您对我真是太好了,这里边儿全是吃的。”这个老鹰从出世到现在,心里想的除了吃的以外,可能没有别的事儿了。

“我有很多朋友我会逐一的介绍给你,你对他们要恭敬一些。”

“主人,您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老子肯定给他们面子。”无尘听到老鹰的话回过身来,面色阴沉的看着他“我最后再说一遍,跟我说话你要敢再提老子这两个字儿,我让你永生难忘。”

“主人息怒,息怒息怒,我这就是随口一说,以后我一定注意一定注意。”老鹰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无尘身后满脸带笑的说道。

“我们快点儿走吧,我回去还有事情记住我叫无尘,我无尘是你真正的主人,也是你唯一的主人。”

“忘记了我自己也不会忘记主人的名讳,主人您放心,绝对记得住住的。”

无尘带着老鹰踏空而行原路返回,无尘前老鹰在后,无尘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想看看这老鹰到底速度如何。结果让无尘大吃一惊,一开始是踏空而行,到了最后直接撕裂空间依然没有和老鹰拉开距离。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这极不友善的声音传到了无尘和老鹰的耳中。

《魔神净世》换源阅读
  • 如果不显示,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
  • 或访问此链接https://m.qxxllw.com尝试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