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返回
穿成古早文里的炮灰皇后
加载中
前往首页搜索小说我的书架个人中心
第 1 章 皇上要来?

初春的风虽然不似冬日里那般刮骨,但也浸着寒气,褚云音在窗前站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受不住了,赶紧关了窗户坐回塌上。

这幅身体太弱了些。

一天前,她还是个二十一世纪的五好少年,正在离家不远的奶茶店里打卡,结果服务员刚报到她的号,她眼前一黑就没意识了。

再睁眼,看到了却不是医院,而是一个极其陌生的朝代。

她就这么穿越了。

呜,她的芋圆,她的椰果。

褚云音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不去想那杯没喝到嘴的奶茶。

昨天刚意识到事情不对时,她听到有小姑娘在喊自己娘娘,于是稍微回忆了一下错乱模糊的记忆,发现自己的身份居然是一朝皇后,身居高位起码不用为生存发愁,但还没来得及安心,褚云音就又想起了另一段事。

她穿到的这个朝代在历史书上是不存在的,国号大庆,皇室宗姓为桑,如今正在位的皇上十分年轻,刚刚继承大统两年,叫桑与衡。

对这个名字,褚云音实在太熟悉了,几天前她才看完的一本古早狗血文《邪王的盛宠娇妃》,里面的反派就叫桑与衡,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小皇后则是个恶毒女配加炮灰的设定。

书里的小皇后在所有男人都爱女主所有女人都爱男主的设定下一心一意爱着反派,可惜反派连正眼都没瞧过小皇后,只想着哪一天能接女主进宫,然后让小皇后给女主让位。只不过这个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小皇后就把自己作死了。

她越是喜欢桑与衡,就越嫉妒女主沈琼玉,极尽全力给沈琼玉使绊子,暗杀下毒无所不用其极,女主虽然柔弱,可她有一堆开了挂的追求者,不仅一一躲过了小皇后的毒手,还全部反击了回来,最后小皇后被女主的一帮追求者联手收拾了。

死的时候,剧情刚刚过半。

褚云音想着小皇后的结局,打了个寒颤,所幸现在事情还没发生。

按时间线捋,现在还没进入的剧情,小皇后入宫的时候十三岁,如今不过两年,也只有十五,而原书走向是从一年半之后才开始的。

褚云音在心里又捋了一遍剧情,如今女主不在京城,男主远在边疆,而她在宫里,三方都隔着老远,面是见不到的,问题不大。

至于反派桑与衡,褚云音觉得,只要她不特意去对方面前晃,对方怕是根本记不起来她这个人。

“娘娘!”

一声惊呼从外间殿内传来,快步进来一个圆脸小姑娘,急急忙忙把没关严的窗户给合上,念道:“娘娘怎么又坐在风口处,前两日风寒才刚刚好转了些,太医嘱咐过,可不能再受凉了。”

圆脸小姑娘叫杏九,是褚家的家生子,也是褚云音的贴身丫鬟,两人关系比起一般主仆明显要更亲厚些。

杏九年纪不大,照顾起人来却是十分得心应手,关了窗户后又拿了件厚披风来给褚云音披上,边角处仔细塞好,确保不漏风,末了还往褚云音怀里塞了个手炉。当下就被裹的密不透风了,褚云音心头暖了暖,瞧,炮灰也不是没人关心的。

可惜小皇后这个角色过于看重爱情,忽略了身边的人,这么想着便忍不住伸手揉了下肉杏九的脸,以后她就是褚云音,褚云音就是她,她既占了这身份,便会好好照拂这些人的。

杏九突然被捏了下脸,眨了眨眼满是疑惑:“娘娘干嘛来捏奴婢的脸?”

“小九生得白嫩嫩的,我…本宫看着既羡慕又喜欢。”

这话不假,她确实羡慕,褚云音昨天就对着铜镜看过自己的脸了,蜡黄消瘦,毫无血色,头发枯黄,所幸不算少,勉强撑起几根钗环,褚云音当时被自己的这幅模样吓了一跳。

她记得里写过,皇后相貌平平,又无才情,品性糟糕,阴郁暴戾,若是小皇后真的能活到废后让位的时候,恐怕满朝大臣不会有几人反对的。

后几个评价暂且先放一放,褚云音觉得相貌平平这几个字还是作者手软了,这样的容貌实在让人不愿多看,也难怪桑与衡不将人放在眼里,有女主那样的美人珠玉在前,谁愿意天天对着一副病恹恹的愁容。

但细看之下,这张脸的五官生得倒是还不错,和褚云音原先的长相有九分相似,可惜过于消瘦以至于双颊凹陷,加之长年累月的生病,再如何出众的长相如今也看不出来了。

褚云音看了眼自己细得仿佛一折便能断的手腕,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看来想要活得久,她还得尽快调理好身体才行。

只是原主好歹是一国皇后,病弱消瘦成这个样子,实在说不过去。

杏九突然得了娘娘的夸赞,忍不住骄傲的挺了挺胸,又不忘见缝插针的劝说:“因为奴婢比常人吃得多所以才生得好的,娘娘也该多吃些才好,太医说娘娘经常生病,多半缘由是吃得太少了。”“娘娘,咱们还是别节食了,从前在府上的时候,谁见了不夸娘娘好看,比奴婢好看一万倍。”

原本还在猜测是不是有阴谋的褚云音听了杏九的话,脑筋转了转,反应过来,不肯吃饭把自己身体糟蹋成这样的居然是她本人。

至于缘由,里没有提到过,褚云音也想不起来,她脑袋里虽然残留了一些原主的记忆,但是并不多,都是最基本的,就算稍微记起点别的来,也十分混乱。

想不起来索性也就不想了,褚云音借着杏九的话顺势点了点头,接道:“是该好好用膳,总是病着也不好。”

杏九这几年劝褚云音多多用膳已经成常态了,只是丝毫不见效果,如今褚云音如此爽快的应承下来,杏九惊喜万分,急忙就要摆膳,生怕迟一步娘娘又反悔了。

这会儿显然不是用膳的时候,但褚云音也有些饿,就没拦着,她身为皇后,这些特权还是有的。

小厨房不多时就备了一桌子的吃食,都是些软烂易消化的,看着十分清淡,正适合久病初愈的人。

胃里进了些热食,整个人都舒适了一些,只是原主长期节食,一次吃多了反而不好,褚云音一边吃一边感受着身体的变化,觉得差不多了就停了筷子。

小半碗的粥,加上一点小菜,一小盏豆腐羹,只这么些,杏九却显得十分开心,褚云音忍不住想,小皇后原本到底吃得有多少,难不成每顿就用一口么。

用膳之后,褚云音在内殿稍微走了走,等胃里消化了点后才重新坐回软塌上。

原主的这幅身体不好,现在又处于大病初愈的阶段,能多歇一会儿算一会儿,好在杏九是个嘴巴闲不住的,褚云音边听边往脑子里记,就当补习这个朝代的知识。春寒料峭,阵风吹过窗沿,内殿却是暖洋洋的一片。

原主虽然不得皇上待见,但褚家却是朝中重臣,褚大将军如今坐镇边疆,守着大庆的一方安宁,所以宫里的内侍也不敢苛待原主,锦华宫内一应物什都是好的。

褚云音在听到褚大将军在边疆后,心里一动,里的男主陈琰最开始的出场就是在边疆。

陈琰作为异姓王,在军中的职位应当不低,极有可能接触过褚将军,如此说来,陈琰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认识她的父亲了。

书里,小皇后死后,褚家很快接受了宫里病逝的说辞,但同时也卸甲辞官了,一直到后期男主陈琰准备推翻桑与衡的皇位时,褚家才又出山,但却是站在陈琰这一边的。

在原主有限的记忆中,褚云音和褚家人的关系还是十分和睦的,所以书中褚家愿意站在陈琰一边,是认为她的死与桑与衡有关?

见褚云音垂眸深思的样子,杏九以为她在忧心大将军的安危,早知道方才便不多嘴提那两句了。

太医可说了,思虑过重也不好。

“娘娘不用担心,如今边疆已定,大将军再过两个月就会回京述职,到时候定是风风光光的。”

褚云音嗯了一声,放过了这个疑问,里没写,她记忆里也对男女主没什么印象,现在只能胡乱猜测,做不得真,索性放一边去,总归还有一年半的时间,要做的事多着呢。

现下最重要的就是把身体养好。因为垫过了一些吃食,所以锦华宫的午膳便推迟了,午后小睡了一会儿,便有太医过来请脉,隔着帕子诊治了片刻,退下道:“娘娘这次的风寒确是好了。”

褚云音并不意外,自己的身体自己了解,她能感受到今天身上轻快了些许,只是养气补血不是一时的事,是个长期工程。

“时下倒春寒,本宫体弱,可有要注意的?”

皇后头一次问调理身体的事宜,太医不敢怠慢,稍一思索后,给了答案:“娘娘平日里放宽心,切勿多思多虑,吃的上面多用些进补的食材,细细养着,总不会出错的。”

听了这诊断,褚云音松了口气,说到底就是身体亏空,并没有大问题,这幅身体正年少,精心养一养,很快就能补回来。

下午陆续有宫人进出,在外殿忙来忙去,褚云音看了一会儿,没看出是怎么一回事,等有人到内殿了,便叫住人问道:“这是在忙什么?”

小宫女毕恭毕敬答:“皇上晚上要来用膳,奴婢们先准备着。”

皇上要来?

褚云音惊得眼睛都瞪大了一圈,不是说皇上根本不在乎小皇后的么,怎么大晚上的要到她这来用膳?

原书坑我?杏九以为娘娘是惊讶之余太过高兴了,也跟着乐道:“今儿十五,娘娘忘了?”

哦,十五。

还好还好,褚云音一颗心慢悠悠的回落到了原位,虽然她现在还不太想跟书的反派见面,但应付着吃一顿饭而已,估计也说不上几句话。

里的桑与衡虽然没有主动对小皇后动过手,但是从头到尾的冷眼与无视却是实实在在的,褚家为大庆立了不少功勋,褚云音做皇后的几年里也为桑与衡挡去了许多事,所以桑与衡就算不喜欢,也该好好把人养在宫里,任由一国之母常年缠绵病榻,实在过于冷心。

不过的设定就是这样,反派桑与衡只有在女主沈琼玉面前时才会展现一丝柔情,其余的人哪怕半分暖色的都难从他那里得到。

这样一个没有心的人,也不知道小皇后喜欢他什么。

不过现在,褚云音挺庆幸对方的无视的,桑与衡不喜她,她也不想往桑与衡面前凑,每个月十五吃一顿饭,其余的时间各过各的,她不信苟不到结局。

而且褚云音记得书里有一段女主入宫的剧情。

原书是本古早狗血文,男女主总是莫名其妙的产生各种误会,有一次男女主误会大了,女主一气之下答应桑与衡进宫为妃。

但想也知道女主和反派是不可能的,所以女主当晚便后悔了,桑与衡的一点温情全给了女主,自然不忍心逼她,对外把责任全揽到了自己身上。最后男女主误会解开了,女主要出宫,桑与衡虽然心里难受,但还是忍痛把人完完整整的送出去了。

褚云音觉得参考这一段,她努力做个透明人,说不定最后也能出宫,虽然可能性实在渺茫,但有个目标追求还是好的。

外殿一个小宫女匆匆跑进来在杏九跟前耳语了几句后,褚云音便听到杏九转来道:“娘娘,都准备好了,可以沐浴更衣了。”

褚云音眨了眨眼,不是很懂为何要这个时候沐浴更衣,与兴致高昂的杏九对视了好几眼后,才反应过来。

她现在还是个恋爱脑的人设,对皇上满腔爱慕,可惜成婚到现在,两人也未圆房。

刚进宫的时候,皇上给的理由是她年纪小,但从半年前开始,不知为何,小皇后执意认为她已经到了能侍寝的年纪了,遂每次都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盼着皇上能留下来,就是从来没成功过。

锦华宫的宫人忙来忙去,多半也是因为她的吩咐,同样也希望她能留住皇上。

褚云音心里默默道,皇上的心思全在旁人身上,你们再怎么努力也是做给空气看的,再者,她现在这幅削瘦多病的模样,谁看了也不会有想法的。

但是沐浴的汤池既然都准备好了,就不能浪费,正好泡一泡去去病气。

ad
  • 《穿成古早文里的炮灰皇后》换源阅读
  • 如果不显示,请单击屏幕尝试换源阅读
  • 或点击此链接https://wap.qxxlw.com尝试搜索
  • 返回
    穿成古早文里的炮灰皇后
    白色背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换源
    换源
    设置
    设置
    夜间
    夜间
    日间
    日间
    报错
    报错
    章节目录
    关闭弹窗
    换源阅读
    关闭弹窗
    字体减小
    字体放大
    灰色背景
    浅蓝背景
    橙色背景
    浅绿背景
    章节报错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