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返回
穿成古早文里的炮灰皇后
加载中
前往首页搜索小说我的书架个人中心
第 21 章 为朕抚琴,觉得委屈?

边疆的情况如何,褚云音尚且不知。

男女主碰不碰面,与她无关,只要哥哥平安无事就行。

但这会儿就算褚元朗收到信,顺利解决了事情,记得给她回信,也是要十来天时间的,她只能再等一等了。

微风和暖,褚云音小小眯了会儿。

等杏九过来把她唤醒的时候,她还有些愣神,饮了小半碗甜水,脑袋这才清醒过来。

“娘娘,浴池准备好了。”杏九开开心心的邀功:“奴婢今日泡了花瓣。”

褚云音这些日子一直在泡药浴,连身上都带着一股淡淡的草药味,成日闻也觉得有些发苦了,换成花瓣也好。

就是不知道桑与衡会不会自作多情。

不,肯定不会。

褚云音甩了甩脑袋,她在瞎想什么,桑与衡肯定连注意都不会注意到的。

整个锦华宫,这个浴池最得她意,她畏寒,就算现在快要入夏了,也不嫌闷热,只觉热气从头游走到脚,活络着筋脉。带着水汽从浴池中出来,旁边的宫女就举着干爽的布冲过来把她裹住了,生怕娘娘受了凉。

褚云音自感最近一段时间身体好转了不少,没必要这么紧张,但想想刚来那几天,头昏脑涨的感觉,抿了抿嘴,默认了宫女们的好意。

杏九替她浣洗头发时,高兴道:“娘娘的头发长回来了。”

褚云音之前觉得自己那一头枯黄的头发实在太丑,便想让人给她剪掉大半,但因为还要带钗环,所以最后只剪了一段发尾。

“新长出来的这段乌黑透亮的,奴婢远远瞧着都觉得好看。”

“娘娘头发多,到时候盘起来,云堆一样,漂亮极了。”

杏九嘴甜,好听的话一段一段的往外冒,听得褚云音心里美滋滋的。

“娘娘,发尾还要剪吗?”

之前娘娘要剪头发的时候,她还拦过,现在看看,枯黄发干的发尾跟新长出来的一比实在不好看,好在娘娘头发长得快,现在剪掉了也不妨事。

褚云音不带丝毫犹豫的,直接点头:“剪了吧。”

她早就觉得碍眼了,又不想听宫女们在旁边一叠声的拦着,这才没提,这会儿杏九说起来,她自然巴不得同意。杏九剪得特别小心,几乎是一撮一撮挑出来剪的,生怕多剪了一段,褚云音还是之前躺着浣洗头发的姿势,等着等着睡意又冒出来了。

小小的打了个哈气,褚云音没放任自己睡过去,她之前小歇过了,这会儿再睡,晚上就该失眠了,于是特意找了个话题,跟杏九打听道:“周婉的琵琶真的是京中一绝?”

杏九撇了撇嘴,不屑道:“都是这么说的,谁知道呢?”

又道:“保不齐是大家看她是太后的侄女,这才有意吹捧的。”

“周家女儿又不止她一个,单就她传出这一绝的名声来,可见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褚云音道,心里想着今晚有耳福了。

这样的人多来几个,她都可以听音乐会了,多棒!

杏九不知道娘娘在想什么,不大高兴道:“娘娘怎么还帮她说话呢,她一心想着勾引皇上,娘娘该提防着才是。”

杏九生怕自家小主人吃亏,忍不住强调了几遍周婉的别有用心。

褚云音认真表示自己知道了。

杏九忍不住道:“娘娘就是心善,对人太好了。”

这就是自己人滤镜吗?褚云音想着书里小皇后做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又听着杏九夸她的话,嘴角不由往上翘了翘。

洗完头发,再擦干,最后等水汽都没了,才好梳妆。

一番折腾下来,暮色四合,点灯了。

褚云音是在锦华宫用的晚膳,去桑与衡那儿听听琵琶还行,陪对方吃饭就算了,这男人狗得很,夹菜夹半天也得不到一个好字,说不定还要被阴阳怪气一番。

“对了,让小厨房准备些茶点,等会儿一起送去太和宫。”

她看过了,论起厨艺,各宫的小厨房都比不上她锦华宫的,单糕点就能做出花来。

杏九笑道:“娘娘放心,奴婢早就让人备下了。”

简单盘了个随云髻,带上小厨房准备好的茶点,褚云音心满意足的去太和宫听琵琶,京城首席的演出,迟到了可不好。

路上,杏九突然提起前一阵子的事来:“娘娘,您先头不是说想要琴吗,不如今晚趁着机会跟皇上提一提?”

宫里头宝蕴楼什么好东西没有,娘娘用的自然得是最好的。

褚云音之前确实想过要置办些东西,那次是因为桑明清问她喜不喜欢,不过期间事情多,桑明清后来也没提,她一时就给忘了。不过,她那时候本意倒不是跟桑与衡要,只是想让人出宫找匠人做一把。

但机会摆在眼前,不用白不用。

宝蕴楼里那么些好东西,放着也是放着。

遂对杏九道:“本宫试一试。”

等到了太和宫,门口值守的黄门看见她,眼睛一亮,“皇后娘娘,您可算来了。”

褚云音眨了眨眼,她这还是头一次这么受太和宫的人欢迎,十分不解,想了想,问道:“里头出事了?”

“没有没有。”黄门连连摇头,随即笑得有些尴尬:“皇上不喜周姑娘,刚发了火。”

褚云音四处看了下,惊讶道:“皇上没把人撵出来?”

黄门叹了口气:“太后亲自送来的,怎么也得留一两天。”

“那就好。”褚云音放心了,她刚才还以为自己白跑一趟,什么都听不到呢。黄门愣了愣,“娘娘?”

“本宫是说你们做得很好。”褚云音找补道,鼓励似的拍了对方两下,给了个再接再厉的眼神,然后就进去了。

值守的黄门沉浸于被皇后夸奖的喜悦中,已经完全忘了娘娘方才口误说了什么。

太和宫,主殿内,桑与衡倚坐在桌案旁,手里握着一卷书册,脸色阴沉,表情肃穆,很不好看。

周婉站在一旁奉茶,小心翼翼的,连呼吸都放轻了不少。

分明害怕极了,却还坚持不懈的待着旁边,真是太敬业了,褚云音对周婉很佩服,明明是一碰就眼红的性子,为了入宫,这种情况下都能坚持。

脚步声惊动了殿内的人,见桑与衡抬眼,褚云音略拂了下:“皇上万安。”

“怎么才来?”

不耐烦的语气,像是在埋怨她为什么迟到,不早点过来,可她也没有晚上来太和宫的习惯啊,这还是头一次。

褚云音认真想了想,确实以前没有过先例,桑与衡觉得她碍眼,怎么可能让她大晚上的来太和宫,那这问话就有些奇怪了。褚云音顶着一点小疑惑,觉得这说不定就是桑与衡的人设,反派喜怒无常嘛。

“臣妾来晚了,皇上见谅。”

“坐吧。”

桑与衡朝自己对面的位置抬了抬下巴。

对方的语气堪称和蔼。

和蔼?!

褚云音觉得要不是桑与衡吃错药了,就是自己吃错药了,不然哪来这么离谱的错觉。

她这才刚坐下,就见李福指挥人给周婉抱了把琵琶过来,“周姑娘,劳烦您弹个曲儿,替皇上和娘娘解解乏吧。”

褚云音闻言不由多看了几眼李福,此人如此上道,怪不得混成了皇上身边的大黄门。

来的路上,她还寻思着,如果桑与衡不提,她要找什么理由让周婉弹琵琶呢。不过,李福做事也不可能按她的想法来,人家揣摩的是帝王的心思,所以这其中必然也有桑与衡的意思。

这下褚云音算是明白为什么桑与衡说她来得迟了,对方是特意等她过来,才来这么一出的,为的就是羞辱周婉,想必之前忍了周婉端茶送水忍许久。

堂堂世家小姐,弹琴为人解乏,如同教坊司的乐人一般,实属难堪。但说出去,也是为帝后所弹,旁人指不定要来一句,这是你的福气。

周婉眼睫抖得厉害,泫然欲泣。

褚云音生怕对方又要哭,她没兴趣看美人垂泪弹奏,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个恶霸。

但身为反派的桑与衡丝毫没有这样的心理负担,表情冷硬,再楚楚可怜的样子,放在他面前,也形同无物。

就听他道:“为朕抚琴,觉得委屈?”

周婉飞快的摇头,又惊觉自己无礼,连忙小声告罪:“臣女不委屈,能为圣上抚琴是臣女的荣幸。”

说完,也不用旁人再提醒,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纤纤素手就抚上了琴弦。

ad
  • 如果不显示,请单击屏幕尝试换源阅读
  • 或点击此链接https://wap.qxxlw.com尝试搜索
  • 返回
    穿成古早文里的炮灰皇后
    白色背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换源
    换源
    设置
    设置
    夜间
    夜间
    日间
    日间
    报错
    报错
    章节目录
    关闭弹窗
    换源阅读
    关闭弹窗
    字体减小
    字体放大
    灰色背景
    浅蓝背景
    橙色背景
    浅绿背景
    章节报错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