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返回
穿成古早文里的炮灰皇后
加载中
前往首页搜索小说我的书架个人中心
第 22 章 皇后想要,朕自然愿意给

所谓京城一绝,当真是极妙。

即便其中有吹捧的成分,但不可否认,周婉确实弹得一手好琵琶,金玉清脆之声,且轻且重的环绕在耳边。

褚云音喝茶吃点心听琵琶,兴起之时,甚至想给周婉鼓鼓掌。

可惜,四方矮几的另一端,桑与衡悠闲的翻着手中的书册,眼睛根本没往周婉身上放过一次,任曲子再怎么如泣如诉,也引不来一记抬眸。

都道,曲有误周郎顾。

周婉之前确实弹错过一两次,很生硬的错音,显然是故意的,褚云音明知她的目的,却忍不住在周婉身上流连了片刻,然而对方并不想要她这个周郎来顾。

可惜,几次错音,桑与衡始终无动于衷,连眉心都未蹙一下。

褚云音觉得稀奇,莫非桑与衡听不懂音律?否则怎么会忍得了,总会下意识做些反应吧。

随即,她就想到了原书的设定,桑与衡擅长的是武艺、骑射、马术、权谋,至于文人的那些玩意儿,桑与衡几乎是一窍不通的。

原来真的是不懂。

褚云音忍俊不禁,微微颔首,手指扶额,挡住唇边溢出的笑意。正暗自偷笑,冷不丁听到一句:“皇后很喜欢?”

质问中带着丁点儿的不满,被褚云音清晰的捕捉到了,连忙收敛表情,放下抵在额间的手指,认真回答道:“周姑娘的琵琶不愧是京城一绝,确实弹得极好。”

褚云音实话实说,表情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装作不懂桑与衡的暗示。

她可以把周婉当做教坊司的乐人,让对方为自己弹琴,但顺着桑与衡的意,极尽抹黑周婉的琴技是不行的。

对方水平确实很好,在京城,知道的人想必很多,她不管不顾苛责对方的琴技,要不被认为是个不通音律草包,要不被认为是嫉妒导致的迁怒。

不管哪一点,都对她的名声有害无益。

这种傻事,她才不要干。

桑与衡没得到想要的回应,不悦的蹙了蹙眉,但奇怪更甚一成。

以往任何一个可能会接近他的女人,都不可能在褚云音面前得到好脸色,之前褚云音对周婉的态度也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怎么突然就夸赞起来了,难不成听了人家的几首曲子,就完全改观了?

世间从没有这么离谱的事。

要不是长相身形一模一样,他简直要怀疑自己的皇后被人掉了包。桑与衡冷眼朝周婉瞥去,如同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物什:“既然皇后这么喜欢,不如把人带到锦华宫。”

还有这种好事?

又能听琴又不用见桑与衡,一举两得岂不快哉。

但这个口不能由她开。

“君子不夺人所好,臣妾虽不是君子,但也不愿同皇上抢人。”褚云音垂眸一笑,颇为善解人意,端的是乖巧懂事,说完话音顿了顿,又添了一句:“周姑娘这么好,又是太后亲赐给皇上的,臣妾岂敢。”

桑与衡岂能听不出她意有所指,“朕赏你了。”

琵琶弦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尖锐粗劣,可见弹琴之人心慌意乱,褚云音抬眼看去,正巧与周婉对视,视线一撞,对方慌忙低下了头。

但节奏已经乱了,找不回原先的调子,周婉期期艾艾的同桑与衡告罪,贝齿轻咬,语气哀怨又坚决的诉说:“臣女只想为皇上弹奏。”

褚云音在周婉话说出口的时候特别佩服对方,敢在反派的底线上来回蹦跶,不过周婉背后还有太后撑腰,再怎样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桑与衡:“但朕不想听。”

空有美人如玉,奈何郎心似铁啊。褚云音安静吃瓜,遗憾的想,今天的曲目必然到此为止了,果不其然,周婉眼眶一红,撇下琵琶,捂着脸,抽泣着跑了出去。

这就走了?

褚云音默默算了下时间,从开始到结束,小半个时辰,独奏,也算可以了,但她还没听够啊,带过来的茶点才吃了一半,剩下的总不能再带回去吧。

“皇后看上去很是舍不得?”

“外面夜色浓重,臣妾只是担心周姑娘,她就这么跑出去万一迷了路可不好。”

“宫里没有吃人的妖怪,等上几个时辰天就亮了。”

让个姑娘家在空旷的夜里独自待一晚,确实很符合桑与衡的画风。

褚云音嘴角抽了抽,感觉不宜再待下去了,“皇上早些安寝,臣妾先行回宫。”

桑与衡没拦着,但也没让褚云音走,而是点了下她面前的杯碟,道:“用完再走。”

杯碟里有两块枣泥糕,其中一块被褚云音咬了一小口,茶盏里还有半杯茶。

褚云音默了默,脑子里不合时宜的想到了光盘行动,不过,两块枣泥糕而已,又不是吃不完,褚云音见中间的大碟子上还有许多,想到自己还要抱大腿,就多提了一句:“皇上也用些吧。”“朕不爱甜食。”

自讨没趣的褚云音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她宫里的小厨房做的甜食分明就不算多甜,清淡的口感正正好,对方没有口福就算了,想必之前她每次让人送来的糕点,桑与衡都没动过。

反派毫无人情味,甚至还有心理问题,褚云音觉得对方最大的优点就是长得好。

不过,对方的样貌确实是极好。

褚云音的视线几次忍不住往桑与衡的脸上瞥去,最后索性光明正大的看了,反正她是皇后,看一看自己名义上的夫君也没什么。

“皇后觉得朕很可口?”

“嗯?”

“不然皇后为何要看朕一次,再吃一口呢?”

褚云音被人戳破,面上一红,分辨道:“臣妾只是有事想同皇上说,但一时又不知如何开口罢了。”

桑与衡自然不信,十分恶劣的追问道:“什么事?但说无妨。”

褚云音卡壳了一瞬,急中生智想到来时路上杏九的话,咬了下唇,表情有些犹豫道:“臣妾近来翻到一本琴谱,翻看了几遍,喜爱不已,也萌生出抚琴作乐的想法。”“皇后就因为这件事不知如何同朕说?”

桑与衡轻笑了声,但褚云音抬眸看去时,对方脸上却并无笑意。

“臣妾是想跟皇上讨要样东西,一直犹豫着该如何说起。”褚云音已经顺利接过话头了,这会儿正在心里为自己的反应速度点赞。

“常言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臣妾宫中样样都不缺,可独独没有乐器。”

桑与衡难得沉默了片刻,然后才问道:“你想要凤尾琴?”

褚云音没见过什么凤尾琴,也没想要,她就这么一说。

不过这凤尾琴听上去就很名贵,直觉这琴被收在宝蕴楼的某个地方,于是慎重点了点头。

“行吗?”

她不知道的是这把琴确实很名贵,但却没有收在宝蕴楼里,而是摆在太和宫,因为有人曾经用这把琴给桑与衡弹过一首曲子。

桑与衡无所谓的笑了笑:“皇后想要,朕自然愿意给。”

说完,对旁边一个黄门道:“去取。”褚云音本想说现在太晚了,宝蕴楼离得远,不如明日再说,却惊讶的发现黄门并不是往宫外去,而是去了偏殿。

她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惊讶之余忍不住问道:“凤尾琴是皇上一直在用的?”

桑与衡道:“朕没有这些喜好,只是觉得好看,挂着而已。”

褚云音将信将疑,正要继续问,就听偏殿传来一阵响声,像是书册卷轴散了一地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一声更大的闷声。

在场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琴摔坏了。

桑与衡脸色一变,起身大步往偏殿去。

褚云音见状,赶紧也站了起来,小跑几步跟在桑与衡身边,一面担心一面打量着对方的神色,紧张的样子不作假,凤尾琴绝不只是对方口中的好看而已。

偏殿内一片狼藉,架子上的书画散了一地,褚云音第一时间去看凤尾琴,好在没坏,被黄门护在怀里,之前那一声闷声应该是黄门跌在地上的声音。

凤尾琴挂得有些高,应该是黄门取琴的时候没有站稳,摔下来时连带着扯下了旁边的书画架子。

黄门抖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膝行到桑与衡跟前,脑袋一下接一下的磕在地砖上,响起一连串令人牙酸的砰砰声。

桑与衡没有任何表示,李福提前一步命人把这个黄门给拖了出去。“皇上饶命!”

“皇上饶命!!”

对方挣扎不已,带着哭喊声,许是觉得同皇上求饶无用,便开始喊:“皇后娘娘救救奴才!”

褚云音忍不住看向桑与衡,却发现对方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顺着目光看去,是一副画,不,应该说是一副仕女图。

褚云音意有所感的往前走了两步,蹲下身,撇开其他的画卷。

画上女子的样貌清晰的展露出来,腰身纤细,眉眼柔顺,与周婉有几分相似,却比周婉更甚一筹。

不用猜,也能知道画上是谁。

沈琼玉,原书里的女主角,桑与衡的白月光。

ad
  • 如果不显示,请单击屏幕尝试换源阅读
  • 或点击此链接https://wap.qxxlw.com尝试搜索
  • 返回
    穿成古早文里的炮灰皇后
    白色背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换源
    换源
    设置
    设置
    夜间
    夜间
    日间
    日间
    报错
    报错
    章节目录
    关闭弹窗
    换源阅读
    关闭弹窗
    字体减小
    字体放大
    灰色背景
    浅蓝背景
    橙色背景
    浅绿背景
    章节报错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