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返回
穿成古早文里的炮灰皇后
加载中
前往首页搜索小说我的书架个人中心
第 23 章 臣妾特别高兴

褚云音回首,视线与桑与衡对上。

她没指望能从桑与衡那边得到什么解释,但是对方一脸期待的等着她大吵大闹的表情就十分碍眼了。

私藏白月光的画像,还挂在偏殿,也不知道是不是每天都要来看一眼,褚云音觉得自己头顶一片青青大草原,要不是换了人,小皇后这会儿恐怕得伤心欲绝的晕过去。

虽然之前太后告诉过小皇后,但听说是一回事,亲眼看见又是另一回事。

而桑与衡竟然好整以暇的等着她哭闹,仿佛听戏之人等着好戏开演时的样子。

周围一片寂静,在褚云音把画像翻出来时,各个就低下了脑袋,连呼吸声都放轻了,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

好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不过,她不是原先的小皇后,对桑与衡没有爱意,而且最后反派也没能抱得美人归,还把江山输给了男主,她和桑与衡,说不上谁更惨一点。

但,这不代表她就不生气。

她现在是大庆的皇后,皇上的妻子,对方却光明正大且不把她当回事的想着旁的姑娘,丝毫不顾及她在颜面。

桑与衡不爱她,连一丝好感都没有,她做什么都得不到回应,只能徒增宫里的笑料。褚云音深吸了一口气,压着心里头的不悦,从地上把卷轴拾了起来,轻抖了两下,还顺势拍了拍上面的飞尘。

桑与衡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微讶。

褚云音在对方渐疑的神色中,轻扬起唇角,神采飞扬,扯出一抹欢欣雀跃的笑意,“臣妾以前从不知道皇上如此爱臣妾。”

桑与衡:“?”

“臣妾高兴极了,臣妾以为皇上心里没有臣妾,没想到皇上竟收着臣妾的画像。”

褚云音语气娇嗔,又带着点似是而非的抱怨:“就是这画师把臣妾画得太丑了,一点都不像,臣妾的五官既明艳又漂亮,哪里像这画上的这般寡淡,皇上不如换一个画师。”

“……”

明艳漂亮?

呵,自吹自擂的本事倒不小。

桑与衡的视线在褚云音的脸上流连了片刻,然后滑向画作,不知是不是受对方刚才那番话的影响,这会儿他竟然生出一种画上的人确实不如褚云音的想法。

桑与衡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颇为烦躁的皱了下眉。视线却不由自主的落在对方身上,这些日子,他的小皇后把自己养的不错,确实漂亮养眼了些。

肌肤莹□□嫩,甚至想让人把玩一番。

他向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直接伸手碰了上去,沿着褚云音的脸颊慢慢往下描摹,指尖的触感细腻光滑。

此刻烛光晃动,桑与衡略一俯身,两人贴近,他另一只手接过那副画,拎起抵在对方的眼前,轻声问道:“既然觉得不像,那皇后为何觉得画上的人是自己?”

犹如耳语。

褚云音忍不住眨了几下眼睛,这么漂亮的一张脸突然凑过来,冲击性还是很大的,尤其对方还特意盯着你看时。

想避开一些,但她进退不能,桑与衡的手指已经滑到她下巴处了,轻轻挑起了些,动作堪称温柔,却强势不容拒绝,她不得不同对方对视。

褚云音只有尽量不去看桑与衡,装出一副从没想过这种可能的样子,惊诧的同时又不能理解的问道:“这画上的女子难道不是臣妾吗?皇上都摆在殿里了,除了臣妾还能有谁?”

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来,原本理直气壮的语气也不由多了点心虚。

但这都是演的罢了。她知道,只要沈琼玉不表态,桑与衡是不会承认自己的心思的,所以她才敢这么问。

而桑与衡也不可能随便拉个女人来背锅。

下颌处的手指移开,桑与衡看着面前咬着唇故作委屈的人,慢慢扯开唇角,无声的笑了,眼底兴趣渐升,他的皇后不仅不蠢,还很聪明,以前是他看错了。

“皇上?”

褚云音轻唤了一声,眉眼微垂,像是被打击到了,原本不相信的表情,慢慢带上了一层失望之色,加之久久等不来回应,认命一般:“夜深了,臣妾告退。”

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无意间撞破深爱的丈夫心中另有佳人,失望之余更多的是心哀。

褚云音对自己表现很满意,她虽然没学过演戏,但是能情景带入,只要想想原书剧情,就能共情了。

就在她疾步朝外走时,手腕突然被拉住,褚云音原本走得快,突然被这么一拉,脚下不稳,踉跄中仰面朝后摔去。

好在桑与衡没有放手,略一用力,便把人带了上来,褚云音一时没法站稳,直接撞倒了对方怀里,一时两人贴得极近。

桑与衡还未松手,掌心的热度透过衣袖传到她的肌肤上,从外人看,像是皇上抱住了皇后。褚云音愣了愣,搞清楚状况,飞快的往后退了几步。

桑与衡顺势放手。

“皇上还有事吗?”

“无事。”

桑与衡笑了笑,慢条斯理的把画轴卷起,“只是想告诉皇后,画像上的女子确实是皇后,也确实不及皇后貌美。”

褚云音本以为对方最多默认而已,没想到桑与衡直接改口承认了。

震惊之余,都忘了该高兴了,脸上唯剩惊讶。

桑与衡的笑意更深了,挑出一根丝带,在画卷上漂亮的打了个结,漫不经心的问道:“皇后看上去怎么不太高兴?”

“……臣妾只是没想到。”

褚云音表情欣喜,尤觉这样不够,还不足以表现她内心的欣喜若狂。于是快步奔向桑与衡,在对方没做反应之前,伸手环住对方的腰身,轻轻一抱,仰面对上桑与衡的视线,盈盈一笑:“臣妾特别高兴。”

说完,两颊便泛起了红晕,褚云音像只受惊的兔子,羞得飞快的跑走了。

桑与衡在原地站了片刻,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不讨厌褚云音刚才的接触,离开时,随手把画卷扔给李福。

李福双手捧着画,不敢擅作决定:“皇上,还挂起来么?”

“找个不用的匣子收起来,若是再有人把这幅画抖到朕的面前来,朕唯你是问。”

今天的事绝不是意外,看来他身边还有几条漏网之鱼没被抓住。

李福那边已经收好画卷,此刻正抱着琴犯愁,皇上原本已经答应送给皇后了,结果闹了这么一出,皇后这会儿定然已经走远了,琴还送不送啊?

见皇上看过来,立马请示:“皇上,您看,这凤尾琴?”

“送到锦华宫……”桑与衡说到一半,突然停住,双眼半敛了下,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而道:“先放着。”

宫外,褚云音提着裙摆一口气跑出大殿,见没人追上来,这才慢下缓了两口气。杏九跟在后面追上来,着急道:“娘娘这是怎么了?”

褚云音摆手:“无事,回宫吧。”

一直到安寝,褚云音仍觉得不真实,书里那个把女主视为白月光的反派居然就这么随便的说沈琼玉的画像不如她好看?

虽然知道桑与衡不是真心的,但她仍不敢置信。

这也太OOC了,人设都崩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之前就觉得原书不怎么靠谱,现在看来,果然很不靠谱。

入睡前,褚云音模模糊糊的想,自己好像把什么东西忘在太和宫了,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什么,索性不想了,翻了个身,睡着了。

第二天,褚云音用完早膳没多久,李福来了。

代为传话道:“娘娘,皇上让您从今日起,每日晚膳之后去太和宫练琴,皇上说,您什么时候弹会一首曲子,什么时候把凤尾琴送给您。”

褚云音提笔写字的手一顿,墨汁落在宣纸上,铺开一朵黑色的花。她可算想起来把什么忘在太和宫了,就是凤尾琴。

但这个让她每天晚上去练琴的要求就离谱,桑与衡不是不懂音律吗,让一个初学者去随随便便乱弹一气,难道不嫌吵吗?

褚云音面无表情的换了张宣纸,冷着声音道:“本宫突然不想要了。”

李福:“皇上说,让您不要半途而废。”

褚云音心道,她这还没开始呢,哪来的半途,就当她没说过不行么?

李福看出她不愿意,委婉暗示道:“娘娘,皇上打发周姑娘回慈宁宫了。”

想到自己之前在太后面前夸下的海口,说能代替周婉替皇上分忧解乏,褚云音一阵沉默,过了好半天,才点了头:“本宫知道了。”

等李福走后,她心浮气躁了好半天,写出来的字也是,提笔处浮躁得很。

桑与衡当着宫人的面,承认画上的人是她,又每日把她叫过去抚琴,落在旁人眼中,倒真是帝后和鸣,恩爱有加。

琴没要到,还把自己给搭上了。褚云音觉得自己生动诠释了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以至于到午膳的时候,还有些不大高兴。

杏九揣摩着娘娘的心思,以为娘娘在担心练琴要吃苦才不高兴的,颇为心疼的安慰她道:“娘娘随便练一练,只要能弹出来,应当就行了,皇上不会为难娘娘的。”

褚云音勉强点了点头,其实她会弹,但弹给桑与衡听,跟对牛弹琴没两样,无聊且无趣。

杏九安慰完娘娘,自己也跟着愁了起来:“也不知道皇上请了谁来指导娘娘,听说教坊司的徐嬷嬷特别严厉,还凶,还打人。”

“……”

褚云音没想到自己都穿越了,还逃不了学习的命。

在杏九提之前,她根本没想过会有人指导她,她以为桑与衡只会让她自己练来着。但杏九说得煞有其事,她又觉得很有道理,只不过打人就很离谱了。

褚云音提出了质疑:“打人?”

“奴婢听人说,徐嬷嬷有一把戒尺,专门用来打人的,教坊司的乐人们练不好琴就要挨打。”

杏九说得抑扬顿挫,最后话锋一收,道:“不过娘娘是皇后,不怕她。”褚云音表示,她很怕的好吗。

所以,当下她就打发人去太和宫,说她天赋异禀,自己练就成,用不着琴师来教。

桑与衡答复了一个‘可’字。

晚膳之后,褚云音就算万般不愿,最后还是到太和宫报道了,不过她为了尽可能缩短对牛弹琴的时间,在自己宫里磨磨蹭蹭了好久才出发。

等到了太和宫,已经夜深了,她算过,最多待两刻钟,她就可以回去了,每天半个小时,也不是不能接受。

进殿之前,褚云音想得挺美。

然而,进殿后,她看到了支着画板的画师,以及已经摆好的琴台。

这难道是要给她作画吗?

褚云音飞快的算了算一幅画需要的时间,觉得如果是真的,那自己今晚不用睡了。

桑与衡见人进来,不咸不淡道:“朕还以为皇后下半夜才能过来。”“臣妾来迟了。”

褚云音态度很好,她站在大殿门口没动,试探着道:“皇上还有事,臣妾就不叨扰了,臣妾琴技不好,怕是多有吵闹。”

说完,在心里默默呐喊:让我走,让我走!

“皇后走了,朕去找何人入画?”

桑与衡的态度也很好,甚是认真道:“朕想了想,觉得因为一幅不像的画惹得皇后误会很不好,所以特意传了画师,再为皇后画一幅。”

说完,又对画师道:“杨肖,朕的皇后国色天香,你得用心画。”

褚云音以前从没觉得反派也这么能演,不对,她为什么要用也?

“臣遵旨。”画师伏着身子拜了拜。

眼看着就要定下来了,褚云音赶紧道:“皇上,臣妾还要练琴,不能光坐着不动,要不还是改天吧?”

桑与衡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起身走到褚云音面前,把人领到琴台前坐下,手不轻不重的按在她的肩膀上,俯身贴近道:“杨肖的水平很好,皇后随意练琴,不用担心。”褚云音还想挣扎一下:“臣妾琴技不好,会打扰皇上的……”

“怎么会?”

桑与衡轻笑了声,替褚云音挽起一丝垂在耳边的碎发,语气十分亲昵:“皇后亲自抚琴,无论调子如何,朕都觉得是天籁。”

“……”

褚云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知道对方在发什么疯。

对方掌心很烫,她不自在的动了动肩,脸上的笑意有点僵硬,但态度很诚恳的向对方保证:“承蒙皇上厚爱,臣妾会认真弹奏的,为皇上解乏。”

既然是反派自己要听的,那也别怪她了。

桑与衡突然感到了一阵不妙,再看褚云音,对方一脸天真,纤长的睫毛眨了两下,看起来十分无害。

“有劳皇后,朕便洗耳恭听了。”

ad
  • 如果不显示,请单击屏幕尝试换源阅读
  • 或点击此链接https://wap.qxxlw.com尝试搜索
  • 返回
    穿成古早文里的炮灰皇后
    白色背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换源
    换源
    设置
    设置
    夜间
    夜间
    日间
    日间
    报错
    报错
    章节目录
    关闭弹窗
    换源阅读
    关闭弹窗
    字体减小
    字体放大
    灰色背景
    浅蓝背景
    橙色背景
    浅绿背景
    章节报错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
    ad